重庆松梓教育有限公司为您免费提供重庆小升初政策重庆少儿英语补习培训机构重庆作业辅导培训学校哪家好等相关信息发布和资讯!

3个地区小学生的一天,揭开中国家长的焦虑真相:快乐教育不现实

来源: 时间:2020-10-29

文|小鱼奶爸日记原创,欢迎个人转发和分享

我国的教育一直都是用分数说话,因此出现了“分分分,学生的命根”之类的顺口溜,这是不争的事实,无可回避。

父母心疼孩子,可又怕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不得不报补习班,甚至“陪读”到深夜。

这时或许会有人质疑:为什么不学习西方实行快乐教育?从小如此竞争,让孩子压力这么大真的好吗?

其实早就有人提出过这样的想法,但出于各种现实情况,并没有真正意义上得到广泛实施,自然有其中的道理。

前两天看了一部纪录片,名叫《上海、香港、芬兰三地教育对比》,感受颇深。

这3个来自不同地区的同龄小学生,生活、学习状态完全不同,背后代表的是家长以及整个社会,在教育方面的思考。

3个地区小学生的一天,差距实在太大

上海小朋友满满的一天

对上海的思毅来说,6点半是雷打不动的起床时间,吃过简单的早餐后他就要去上学了,学校里还有全天的课在等待他。

到了中午十二点,思毅也不能休息,他要和小伙伴们一起做题,老师也会在教室里陪伴。

四点钟放学铃声敲响,你以为一天的学习会就此结束了吗?那只能说你太天真了。

思毅回到家里,不但要完成作业,还要练习钢琴,因为妈妈认为有特长才能考入好高中。

香港小朋友,上课期间最累

来自香港的俊浩,也是6点半起床,不过他一天的课业很多。

一放学就要立刻往辅导班赶,在这里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后,辅导班老师又将布置新的,面对一摞摞的试卷他早已麻木。

一直到晚上8点完成所有作业后,俊浩才能跟老师告别,小跑着回家。

但对他来说,这是一天中最开心的时光,起码可以尽情享受自己,不需要再做作业。

芬兰小朋友,作业只是调剂

俊浩的“快乐时光”,其实是Kaius的日常生活,对大多数孩子而言,他绝对是生活在“天堂”里。

10点之前都是Kaius的自由时间,一上午只有一节数学课,而且课程的一半都是自由提问。下午的课程排布也很稀疏,只一节手工课,内容是与同学合作完成报纸的专栏设计,他做得相当不错。

到了晚上,Kaius可以弹自己喜欢的吉他,家人们偶尔也会聚在一起玩游戏,直到大家感到困倦才回到房间睡觉,结束充实的一天。

不同的教育方式,造就不同结果

纪录片结尾,节目组给三个孩子分别作了测试,结果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

来自上海的思毅综合得分更高,除了平时上课认真之外,放学后也没放松,这背后有妈妈的一份付出,每天下班后她都会雷打不动地检查思毅的作业。

俊浩对数学感到吃力,得分也不错,但只能说和他的付出对等。毕竟每天恨不得把时间掰成很多份,没时间深入思考。

而Kaius学习过程最快乐,但面对试题则手足无措,完全不知从何下笔。基础知识差,但技能和精神方面更丰富。

也正是这样的结果,揭开了中国家长的焦虑真相:不是我们不想快乐教育,而是真的不现实。孩子在这样的安排下,劳逸结合,更能发挥潜力。

只是这也应当有度,像俊浩一样的生活实在太有压力,孩子可能会有反叛情绪,效果也会打折扣。

芬兰孩子的生活令人向往,但应注重客观情况

芬兰的快乐教育确实令人向往,但橘子种在不同的地方都会结出味道不同的果实,更何况“快乐教育”这种舶来的理念呢?

我们可以借鉴,却不能全部照抄,否则只能是自食“苦果”。

芬兰之所以不考试、不排名,是因为国家福利和经济水平达到了一定层次的平衡,就算孩子成绩差也能过上好生活。

但于我们而言,中考、高考都是一场比赛,结果虽不绝对,却是走向新世界的通行证。或许成绩不能代表全部,可没人能否定学历这块“敲门砖”的作用。

事实上,除了芬兰世界上还有两个国家的教育水平靠前——新加坡和韩国,他们的规则比我们更残酷。尤其是新加坡的孩子,小升初就进入备战状态了,孩子必须早早适应。

并不是我们不想慢下来,而是客观情况不允许,整个社会环境是优胜劣汰的,做到让孩子劳逸结合,在兴趣中学习就是最好的“快乐教育”。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
标签: